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叫做肉壶儿的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被叫做肉壶儿的妈妈
初夏时节,蝉翼初鸣,绿意葱茏,海州市一如既往地平和安静。

  海州一中教师楼里传来一个轻柔地女声:「明明,妈妈去学校备课你给我好好在家学习,妈妈傍晚就回家,饭和菜在冰箱里自己热着吃,乖……」穿着背心坐在书桌前的我掉过头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嗯,知道知道」声音的主人打开门,初夏的阳光洒落进来镀出一个柔和的光圈,我眯起眼打量着,簇新的教师制服比OL多一分端庄,白色丝质衬衫,黑色小西服筒裙,裙边不高略略露出圆圆的膝盖,黑色的小皮鞋在脚背上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洁白雪肌隐隐映出蓝色的血管。我拿过书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她弯下腰拉鞋跟,左手肘夹着黑色软皮包,胸前白衬衫随着动作自然轻柔地向外突出一角,一抹雪白一闪而逝,我的喉间一阵吞咽又赶紧喝了一口凉水。

  她直起身子拍拍衣角推了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鹅蛋脸削直鼻略略上挑丹凤眼,一袭青丝盘起罩在发网里,未有任何涂抹莹润粉红的双唇对我动了动:「傻小子呆笑什么,妈妈脸上有花啊。」「啊!不是不是,我刚才发呆呢,你个老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哼。」差点被她吓的呛了水真是的,我有点心虚地想。

  「好啦,小呆瓜妈妈出门啦,在家乖哦。」她冲我笑了一下就推门出去了,我反而低低地出了口气。

  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妈妈,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最后一眼,旧日生活结束前的最后一眼。

  ……

  我和我的妈妈相依为命,但我并不认为相依为命有什么不好,尽管我从没见过我的爸爸但是只要妈妈和我在一起我就满足了,长大后妈妈经常拿小时候的我不肯被其他人抱,别人一从妈妈怀里抱走我就大哭的事取笑我,这时候我就会趁机腻到她怀里撒娇,嘿谁叫我们母子关系这么好呢。

  妈妈是个典型江南水乡女子,温文柔美脾气好,据说我的外公曾是地方上的大地主,家有八百亩良田,虽然不是什么名族豪门但也是诗书传家满门秀才,到了这一代虽然家业都已经败掉了但是家学渊源的妈妈做个高中语文老师完全不是问题,她教的班也是全校重点班嘿嘿我会说我还是班委成员么,妈妈是班主任我肯定也在她手底下啦,只不过没少被她削……出了一阵子神估计是大脑cpu转的快了冒出一层虚汗,我决定去洗个澡。吹着口哨跑到浴室里,对着镜子摆几个pose,偶也本吊帅爆了!恩???地上有个小纸片,我弯下身捡起一看,什么!!!!

  测孕试纸???怎么可能?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和妈妈感情那么好,如果妈妈想找男人一定不会瞒着我的。

  心脏彭彭狂跳不止,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大脑一片混乱我的眼睛死死锁在小纸片上,不会的不会的。我的口中低低呢喃:「不会的,也许是妈妈闺蜜许阿姨的,妈妈是我的,绝对不可以……」想到这里我开始翻检浴室里的物品,除了一条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内裤我什么都没找到,一脸怪异地看着这条……额……唔……草莓小内内???什么情况?我无语了,妈妈什么时候有这么低龄的内内了,我也偷窥过都是很正常的内内啊,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想到这里我坐不住了,保不准她现在就是去会奸夫,匆忙套上衣裤我骑上单车去学校了。

  海州一中是整个海州市最好的学校,这是毋庸置疑的,即使是私人学校崛起的今天依然动摇不了他百年名校的无上声望。蝉翼轻鸣阴翳如盖,吱溜吱溜骑到学校我一眼看见车棚里妈妈的小绵羊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看起来情况还不糟,我这样安慰自己。

  周日时间全校空无一人,空荡荡的校园显得特别安静,我一路提步轻声小跑到教师办公楼,「咦!」真是奇怪,办公室居然锁着里面空无一人!这太不科学了。

  难道妈妈在骗我?摩托停在学校却坐上了奸夫的车?

  我甩甩头对自己说:「先别急着下结论,我不能冤枉妈妈」幸好传达室始终是有人在的,「大大,你看见我妈了吗,我钥匙丢家里了急着呢。」「看见了,刚来的呢,你快去吧。」「啊?可是办公室门关着啊。」「奇了怪了,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样子门房大大是问不出什么了,我又踱回办公室,嘿嘿有一扇窗户没锁,一翻进去我就开始翻妈妈的办公桌,原本整洁有序的办公桌被我翻的乱糟糟,一切只有课件之类的,除了最后上锁的柜子没什么稀奇。

  我清楚她的习惯这里肯定有备用钥匙,又是一番翻检在一个小盒子里我找到了备用钥匙。

  会有什么呢,拿着钥匙的手不禁一阵乱颤,竟然几次都插不进去。

  嘎吱一声柜子打开了,拨开那些杂物,我眼神悲哀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塑料袋和里面的东西:一个小熊内内和项圈呼吸急喘个不停,努力控制住双手翻过项圈,「悦奴」!!!!!如同烙印一般阴刻在项圈内侧眼前一黑,天啊发生了什么!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我要把他碎屍万段!

  放下手中彷佛可以烫手的项圈,再拿起棉质的小熊内裤,我凑上去闻到一股非酸非甜如兰似麝的味道,这就是女人爱液的味道吗?

  啪嗒,啪嗒,我哭了,泪水滴落在可爱的轻松熊身上,我悲哀地看着它,宁愿这是条性感的丁字裤,不!这是我的妈妈,不是你可以随意侮辱的对象!

  擦擦脸上肆意的泪水,我抬起头看向天花板,一个决定已经在我的心里做出,我要扞卫我的妈妈!

  越是坚定着自己的决心我变得越是冷静,我强压下心中痛苦,仔细还原妈妈的摆设,我不会让妈妈在我的面前羞愧欲死,我不要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走回车棚拿出我的单车,我悄悄躲在校门口的一处阴影里,慢慢等着。

  时间变得很慢,就像身上有个伤口在放血,我无法不去想像她现在所受的侮辱,而对她的爱却又让我想要克制住这种不洁的想像。

  就像妈妈临走说的那样,这种忍耐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在漫天余辉中在残阳如血中,美丽的妈妈走出校门,她向门房打了个招呼,在校门口准备骑上摩托。

  一阵皱眉,妈妈好像想要伸手去抚摸小肚,手却在中途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阵不自然的神色,终于几次挣扎妈妈骑上了摩托。不能再看下去了,我跨上单车,疯一样地往家骑,风吹着眼睛,几滴似不曾有的泪珠一闪而过。「明明,妈妈回来啦。」依然是我坐在桌前,回过头看她伴漫天红霞,心中无比苦涩。「明明你怎么一头汗啊,瞧你这样子。」「没事没事,我刚做俯卧撑来着的,妈妈你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好看啊。」我若无其事地问「啊!有吗??妈妈没事挺好的挺好的。」看起来妈妈有点心虚的样子,边说边捋了捋头发。

  「妈妈去弄饭,你做作业吧,哎,哎呦。」

  「妈妈!你怎么啦!」

  「没,没事你安心做作业。」妈妈抚了抚小肚,有点难堪地跑去厨房。

  看着她的身影,我的心中无比地煎熬,我多想抱住妈妈对她说:「妈妈还有我,有什么事我来扛!」可是我不能我了解她,作为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她有受不了这样的羞耻,也许是遭到了什么胁迫,但是她一定不希望我这个最爱之人知道,且请忍耐,妈妈我会救你的,我们的生活会回去的!

  看着天边万道晚霞,我暗暗发誓,这是男人的承诺!

  一夜无话,随着米黄色窗帘间隙投射进来一线晨光的逐渐上扬,新的一天到来,新世界的一天到来了。

  甩甩昏沉的脑袋,把留有晨间微寒的水泼向脸庞,我摀住双颊躬身在洗脸台前,身体起伏呼吸急促,我越是痛,我越是冷静。

  因为还有一个人在等我去救!

  突然一只手拍在我的肩膀上,「吓,谁?」

  原本陷于思考被打断的我不由一叫,「还能是谁,小呆瓜,妈妈不要洗漱啊?」穿着白色睡衣的妈妈横了我一眼,捏捏我的脸说道。我不好意思地哦哦了两声,转开身把她让进洗漱的位置。「咦?妈妈你发福了哎」就在妈妈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一眼瞧见,原本身材窈窕有致的她居然有了小肚腩,而且还不小!「看什么看嘛,妈妈也到这年纪了,有肚腩难道不是正常的么。」俏脸突地一红,妈妈颇有点不自然地捋了捋靠我这侧的头发,手似乎又想去摸肚皮又难堪一般地移开了,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妈妈这般娇羞的美态,竟然就这么看痴了,「去去去,还呆在这干什么。」回过神来我已经被赶出门外了……「叮铃铃,叮铃铃」上课的预备铃准时响起,我已经踏着清晨的雨露阳光走进了教室。预备铃刚过,同学们都已安坐在座位上,有些小声的交谈也有拿文具的砰砰声,一切和谐一如往常。

  我正倒坐着和后排的胖子聊天,突然胖子的表情似乎有点奇怪,教室里的交谈声也少了许多,我掉转了头看向前面。

  教师门开着,一个气质特殊的少年人站在晨光里,晨光柔和却彷佛为他定做,一眼看过去材质上佳的蓝白衬衫罩着乾净蓬松的黑白校服,下身是迪塞尔的洗白牛仔裤,皮肤白皙手戴酷黑数字表,他看着教室里的这份气氛不由一窘,确实是个少见的人。

  我眯了眯眼,这个男生叫张恪,是个很神秘的人物。

  海州一中四大恶少之首,据说父亲是政府秘书长和市长关系密切,而他更是开跑车上学,衣着不凡,更兼仪表堂堂实在是翩翩佳公子一词的最好原型。

  他的神秘来自于他常年缺席,空着的桌椅也已经被大家无视了,今儿是怎么了,太阳西边出来了?

  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我对他这种高富帅一点了解都没有,耸耸肩管他呢。

  很快第一节课开始了,穿着OL制服的妈妈迈着碎步走进来。在讲台上打开教案,妈妈抬起头刚准备说:「开始上课」后半截却没吐出来,我顺着她怔怔地目光看过去,又是他!妈妈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过了两三秒勉强镇定下来问道:

  「张恪,你今天怎么来上课了?」

  张恪慢条斯理地回道:「李老师,我难道不是这个班的一份子吗,我怎么就不能来上课呢。」我可以看见妈妈的脸上有惧怕,心虚,慌乱种种表情一闪而过,不对,有情况!

  幸好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几句话里,小小水花平息后,妈妈继续开始了第一节课的讲授。

  妈妈所执教的班很特别,海州一中几大恶少基本都在这个班,而班长更是市长的女儿,对的,这就是所谓的重点班。幸好的是这里面为首的张恪基本不来学校上学,而排第二的杜飞则在我妈妈面前十分乖巧,说起来也是稀奇了妈妈居然能把这么个公子哥降服,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初夏的阳光照射下来,在睫毛上打一个圈儿,眼前光阑斑驳,直射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默默闭上眼将那两滴泪含在眼中。「一二三!一二三……看齐。」「以前头为基准,转身,跑步……」「不准跑步时说话!……」「今天的内容是……」

  「好,解散,自由活动!」

  沉浸在心事里的我浑浑噩噩地跑完要求的距离,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直到班长大人叫我才醒悟过来。同学们三三两两地走在操场上或谈天或嬉闹,而我则完全没有这种兴致,想到美丽成熟知性地妈妈,我咬咬牙对班长说:「我肚子疼,你帮我请个假。」也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就急匆匆地跑了。

  操场在学校的后部,一路小跑到了教学楼,一路上心也随着运动跳个不停,我又不可以当着妈妈的面挑明,那有什么意义呢?哎算了,就当母子交流交流感情吧。

  一切一如往常,手捧茶杯的老教师,跟我打趣的年轻阿姨,我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吸住一口气。

  不在?看着空空的座位我困惑了,自己妈妈的教学课表我肯定是背熟的,更何况我又那么,那么爱她。「许老师,你知道我妈去哪了吗?」「小李你找你妈啊,我刚才看见一个学生来找她,然后就出去了,刚出门。」有什么事不能坐着说?不对劲,我立马站起来追出门去。

  午头渐上,校园里明晃晃的,左右一打量,那不是好好学生乖乖仔杜飞和妈妈吗,我急忙躲进小花圃一路尾随。

  很快他们走进了多媒体教学楼,这栋楼因为兼着图书馆(高 中图书馆就是摆设)和校史陈列馆所以来的人非常少。我蹑手蹑脚跟在他们身后,等他们一走进多媒体楼,赶紧跨过草坪趴在窗户上看见他们走上了四楼最高层。

  大型多媒体教室,很少使用,我因为是教职工子女才会知道。

  数着秒估摸不会被发现,我闪进去用脚尖轻轻地登上到了四楼。走到近前我一脸古怪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牌子海州一中锦湖俱乐部?

  绕到教室后侧,万幸现在是初夏,窗户很给面子地开着一拳大的缝,我眯着眼凑上去。

  「啊!」

  硬生生地把这一生痛彻心扉地惊叫咽进肚子,只见杜飞从后面熊抱住妈妈,一把抓起妈妈的白皙软嫩的大腿像给小孩把尿一般抱了起来!

  这里就看出杜飞身体的强壮了,妈妈虽然没有发福,而且还是凹凸有致,丰腴白美,但怎么也要比豆蔻少女要重不少。

  杜飞就那样手筋外凸死死压着妈妈的胸部,虽然妈妈被紧紧抓着大腿还是无可避免的往下陷,美腴的身体向后贴着杜飞的胸膛,硕大圆滚的屁股贴着他的裤腰带向下滑,「啊啊……啊」妈妈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惊惧地声音,身体也情不自禁地挣扎起来,杜飞嘿然一笑双手把紧大白腿往上轻轻一抛,下身同时支起一个大帐篷顶住肥美的屁股蛋,龟头陷进臀肉里,就这样三点支撑地把妈妈像抱小孩一样稳稳抱在怀里了!

  黑色筒裙早已翻上去,妈咪没有穿丝袜,黑色筒裙下赫然又是一条小女孩穿的红白圆点可爱小内裤,不知道是尺寸小还是妈妈的秘部多于肥美,可爱小内内死死地裹在妈妈的胯间,棉质的材料可以看出彷佛要裂裤而出的美肉,收紧的两侧勒出肉鼓鼓的分界线,妈妈羞红了双颊扭过头躲避着对面的目光。

  就在羞煞的妈妈对面或坐或站着三个人,他们都是我的同学,我们班的同学!

  今天刚刚来上课的张恪大马金刀似地坐在妈妈的胯前,啧啧做声:「老二啊,真没想到你居然真能把这块美肉都搞上了。」「呵呵,还不是这婊子骚,欠草,赶着来做我们的母狗,便壶老二,你也别谦虚了,我这算是佩服你了,能把我们高贵美丽的李老师调教成便壶,真是有一手」说着的是赵子城,排恶少第三的富家子。

  而剩下的王文已经看呆了,鼻息急促,方堂赤脸,怕是快忍不住。

  张恪把脸贴近妈妈的屁股,伸出食指轻轻抚弄着妈妈内内下的美肉,似乎找到了一个点就狠狠按下去!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碰那里!」

  张恪嘿嘿发笑,原本轻抚的手揪住那个小豆子就是猛地一提!

  「啊!!」

  妈妈的身体从胯间开始一阵猛烈抖动,原本向后弯曲的腰腹向前就是一直!

  就像是名动作演员的鲤鱼打挺一般就把白腴肥硕的双奶向前狠狠抛起!

  向上看去的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眼角滑下一滴泪水,空洞的眼神表明她已放弃了反抗的准备。

  就在这个当,杜飞和三人说了什么,向前几步就把妈妈放在教室前的演讲台上,拉起两个大白腿,王文急吼吼地跑到妈妈身后,往那腿上嫩肉狠狠捏了一把就把双腿继续M字般拉了来开。

  我清楚地看见妈妈拿白英玉润,肥美多致的腿肉上就多了一个青印!这帮畜生!

  在王文大占便宜的时候,其他几少也没闲着,只见数个摄像机对着妈妈,而它们又连着多媒体教室的大屏幕,好啊,这下变现场直播了。

  等他们忙活好,妈妈的小西服白衬衫已经被解开,白色丝质的胸罩被从前面打开,妈妈足有H罩杯的大奶就弹悠悠地跳了出来,乳肉白皙肥腴又不失紧致,乳根硕大如盘撑得大奶直挺挺地对着人,肉红枣桂一般的奶头像是接触到空气接触到养分一般,从一个小豆子鼓胀成一颗枣儿,乳孔周围的不规则小肉疙瘩一个个都起了精神,看得人就想狠狠咬一口!

  嗷嗷嗷,几个年轻的肉棒已经饥渴难耐了。

  「停,还有一个节目还没表演呢」杜飞拦住了群狼,摆正镜头对准妈妈的阴部,掏出他的鸡巴,不长但是粗,龟头更是硕大无朋,拨开紧紧勒着妈妈的棉质内内,对准那馒头穴上的小嘴就狠狠插了下去!

  小石块大小的龟头推开紧掩门扉的大小阴唇,合着刚刚流出来的爱液就没入了妈妈的粉白大肉馒头穴!

  杜飞呼出一口气,腰部用力,鸡巴就全部消失在了妈妈的馒头蜜穴里,「啊啊啊啊……疼!……不要动……顶着啦!……顶着了……顶着了……顶着了……顶着了……顶着了……疼!……啊啊啊,要进去,要进去了!」杜飞臀部肌肉一缩就把最后一点全部夯入了妈妈身体里!

  妈妈疯狂地甩着头,头发似洋流中的水草,凌乱飘散,无法忍耐难以停止地尖叫。

  「进去了,进去了,啊啊啊,老师的子宫被你捅穿了,啊啊啊。」杜飞狂笑着抽出再插入再用力插进去,再抽出再插入再用力插进去。

  「你们知道吗这婊子还是个名器呢,这大肉穴既是吞天壶也是春水喷泉!她的阴道异常的短小,只要是稍微有点料的都可以捅进子宫!这子宫颈就像是蚌肉一样,那个紧的啊,嗦嗦嗦,爽!最最极品的就是她的子宫颈是活的!把马眼对准那个小孔就插下去,那个小孔就可以不费力撑开来!啧啧啧,蚌肉就贴着你的龟头撸啊咬啊吞下去!湿,软,暖,嫩,紧,美得不可言说,紧到什么程度呢,抽插时我昨天注射进去的牛奶一点都不会漏出来,天生的肉便器!」三位大少已经听得目瞪口呆,口乾舌燥,就知道死死盯着妈妈美绝人寰的大白肉穴。

  「还不止这些呢,这婊子阴道短,尿道也短,尿道几乎就靠着花心的肉孔,她,她,这婊子,这母狗,这贱货,这肉壶还可以表演双股淫穴大喷泉!!!」话未说完,杜飞便疯了一般,乓乓乓地像打桩机一样疯狂猛烈地抽插着妈妈的淫穴!

  一声怒吼,杜飞突地拔出肉棒,就听到货真价实低沉实在低一声砰!!!就像启开了香槟一样,穴口对准天花板,激尿与子宫里的牛奶齐飞!

  两股直直地长长地细细地而又激烈的喷射持续了将近二十秒!甚至于天花板都湿的滴水!

  【完】